<del id="1pbjb"><track id="1pbjb"><b id="1pbjb"></b></track></del>

        <del id="1pbjb"></del>
        <b id="1pbjb"><noframes id="1pbjb"><ins id="1pbjb"></ins>

        <b id="1pbjb"><track id="1pbjb"><b id="1pbjb"></b></track></b>

            <dfn id="1pbjb"></dfn>
            <cite id="1pbjb"></cite>

              服務熱線
              0791-86753021
              甘榮剛:在焊花中熔煉“工匠精神”

                     強烈的電焊弧光讓人不敢近前,焊花拖著長長的尾巴四處飛濺,機器的轟鳴聲奏響了工廠一天繁忙的交響樂……這一切,對于方大特鋼建安公司電焊工甘榮剛來說再熟悉不過了。十幾年來,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在焊花飛舞中,他燃燒著自己火熱的青春,追逐著自己人生的夢想。憑著執著的信念與孜孜不倦的努力探索,引進消化了明弧焊代替手工電弧焊堆焊新工藝,成功探索出輥道自動堆焊、管板焊接裝置等十余項工藝方法。先后榮獲南昌市職業技能大賽焊工比賽第一名,江西省職業技能大賽焊工比賽第五名、第六名,江西省青年崗位能手、江西省技術能手、江西省勞動模范等多種榮譽稱號。

                     “只要有真本事,就會得到認可與尊重”

                     “2003年,一次機緣巧合,我以農民工的形式,應聘進入了原南鋼公司(現方大特鋼公司)建筑安裝公司工作,成了一名勞務代理工。當時,總感到比正式員工低人一等,且學手藝當技術工人,不能坐辦公室,一輩子在車間里干累活、苦活,能有啥出息……”秋日的一個上午,與筆者面對面坐在“南昌市甘榮剛電焊技能大師工作室”里,70后高級技師甘榮剛坦言,自己也曾是這么想的。“可真正投入進去以后,越來越強烈感覺到,當一名技術高超的“藍領”,用自己掌握的技術去改善工藝流程,或許一個小小的創新,就能讓生產效率提升一大截,就能助企業上一個臺階,自己的生活也會充滿希望和追求,別人也會對你刮目相看……”2012年1月,他也因此成為第一批由勞務代理工轉聘為方大特鋼正式員工的其中一位。

                     13年前,他還是私人工程承包隊中的一名電焊小工,只懂手工電弧焊技術,可進入方大特鋼后,甘榮剛覺得學習的眼界更寬了,人家在焊埋弧焊、手工CO2焊……他總喜歡一邊看,一邊問。企業生產淘汰的一些廢舊設備,甘榮剛就央求老師傅借給他“玩玩”,還將有關電焊書借來,一邊研究一邊煉習。從此,電焊專業書、筆和記錄本更是他隨身攜帶的“寶貝”。

                     “其實,當年一起工作的同事劉日晶參加江西省技能大賽,一舉奪得電焊工種第二名時,對我觸動特別大。加上最難得的,是公司非常重視崗位技術人員的培養,對參加任何級別的工種技能大賽,不設門坎,不論你是公司正式員工,還是勞務代理工,只要你有心、有能耐,均可報名參加,這更是激起了我對電焊技術的濃厚興趣。”甘榮剛介紹道。

                     從此,甘榮剛更加勤奮了,每天踏著晨曦出門,踩著夕陽下班。上班總是背著工具,抱著每包20多公斤的焊條、拽著四五米長的焊把線,或在高空中爬上爬下,或為了校正一個數據,反復測量十多遍,或為了一個工件,一蹲就是幾個小時;寒冷的冬季,遇到狹窄的焊接部位,脫去棉衣,換上焊服,倦縮在狹小的空間里工作,遇到特殊的部位,蹲不得、站不下,只有曲著腿、弓著腰焊接,往往是一個接頭下來,手臂酸的抬不起來;流火的七月,為了避免被飛濺的焊渣燙傷,即使穿上厚厚的工作服把自己裹的嚴嚴實實,身上還不免被燙傷,焊接的過程中,焊渣飛濺到脖子和腳面,頃刻間就和肌膚粘在一起,可焊接工藝要求他絕對不能停下來療傷,只有強忍著疼痛一口氣把活干完。

                     努力終有回報。本著對工作的熱愛與執著,對技術的不斷鉆研,初中學歷的他在近幾年方大特鋼組織的電焊工比賽中屢獲第一名,已逐步成長為一名電焊工高級技師,被方大特鋼授予“技能狀元”稱號,并獲得了諸多國家級和省市級榮譽。2014年,他所在的焊接小組被南昌市命名為“南昌市甘榮剛電焊技能大師工作室”,他帶領技能工作室成員又在江西省“振興杯”職業技能大賽中取得第二、六、十名的好成績。

                     “創新,不僅能給企業帶來效益,還能提升自我”

                     2014年9月,建安公司承接了煉鐵廠球團豎爐煙氣脫硫塔的制作、安裝任務。這一套設備主體采用超低碳全不銹鋼316L,設備運行介質為含硫的廢氣,通過噴水與廢氣反應生成酸,來減少廢氣對空氣的污染。因此,設備抗腐蝕性要求非常高,對施工過程的工藝選擇及防護要求十分嚴格。

                     “之前,我從未接觸過這樣的焊接。其鋼板薄,僅為3毫米,如果采用普通手工電焊條焊接,極易焊穿鋼板、發生滲碳現象,且全為40米的高空作業,勞動強度大。”甘榮剛回憶道。

                     怎么辦?甘榮剛食無味,寢不安,可倔強的甘榮剛暗自下決心:一定要啃下這塊“硬骨頭”!于是,那些日子,他成天“泡”在了廠里,與同事們多方查資料、想對策。在了解到超低碳全不銹鋼316L需用1.2毫米的氣保焊絲,在二氧化碳及氬氣的保護下,才能進行有效焊接后,他們便購來兩臺脈沖氣保焊機及1.2毫米氣保焊絲,開始作業。然而,畢竟是新技術,新的問題接踵而至:鋼板焊縫成形難看;新設備在平焊、立焊、角焊時,電流、電壓參數各不相同,若調整不好,極易產生飛濺,影響鋼板耐磨性;二氧化碳及氬氣混合氣的比例最佳濃度配比始終沒有結果……面對道道難題,甘榮剛與幾名技術骨干,反復研究,仔細琢磨,通過不斷試驗,最后研究制定了316L不銹鋼焊接工藝,采用97.5%氬氣加2.5%二氧化碳混合氣體保護焊,替代了手工電弧焊焊接,既提高焊接速度,又確保了焊接質量,而且杜絕了滲碳現象發生,按期保質完成了任務。

                     “不斷參與生產技術攻關,一個小小的創新,或許能給企業帶來巨大的效益,個人成就感油然而生。與此同時,自己的技能也得到了提升。”甘榮剛深有感觸地說。在來自企業、社會的認同感和激勵下,甘榮剛自己在技術上的追求和興趣也越來越強烈。

                     2013年,在動力廠更換預熱器作業中,每組預熱器均由兩塊2×3米的鋼板中間用1600根鋼管將其連接,每一組預熱器就有3200個管口需焊接,共8組,有近3萬個焊接管口需焊接。如此大的工作量,著實讓甘榮剛當時嚇了一跳。他明白,即便讓一名嫻熟的焊工采用手工氬弧焊接,不停歇地焊,一天最多也只能焊120個管口,勞動強度大不說,且質量還難以保證。

                     甘榮剛再次陷入了沉思:若采用行業里管板焊機技術,問題自然迎刃而解。可光一臺管板焊機就價格不菲,進口的至少要30余萬元,國產的也要20余萬元。且這種焊機公司只是在動力廠更換預熱器時,才派得上用場,利用率極低。算完一本經濟賬后,他認為非常不劃算。

                     “能否自己做一臺類似管板焊機的設備呢?”一個大膽的設想在甘榮剛的腦海里萌發。于是,他與一名電工、鉚工、鉗工四人組成了專項攻關小組。一方面,他們到南昌市260廠去學習參觀,琢磨著管板焊機工作原理;另一方面,在技術摸索過程中,他們大膽實驗,利用一臺廢舊的半自動切割機連動裝置,采用鋼塊定位的旋轉機構原理,圍繞連接管旋轉一周焊接,并根據水循環冷卻原理,解決了焊接溶渣問題。經過反復推敲,最終設計出了一套“土”管板焊接裝置。此套裝置,即便不是電焊工,培訓一天也能單獨操作,每天可焊近200個管口。該管板焊接裝置項目也因此獲得國家專利,并為公司節約了購進一臺同樣設備的30萬元資金。

                     甘榮剛十分重視小改小革工作。25毫米鋼板接焊是一道技術難題。如果按照傳統工藝施工,從開坡口→焊接,到反面清根→再焊接,工序多,勞動強度大,工作效率還低。甘榮剛大膽探索,反復實踐,成功開發了不開坡口預留間隙反面墊焊劑埋弧焊技術,大大提高了焊接效率和焊接質量,節省了成本。由甘榮剛負責的“拉矯輥修復”技術攻關項目榮獲公司三等獎,創造效益121.71萬元,2012年至2014年他榮獲方大集團、方大特鋼小改小革等獎項10余項,創效100余萬元。

                     “我愿將技能和經驗傳給年輕技工”

                     近年來,受全球金融危機及鋼鐵行業“寒冬”的影響,通過技改轉型升級、創新發展,成了企業的必由之路。為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方大特鋼號召廣大員工突破自身“天花板”,積極投身到公司第三次創業當中去。

                     “作為公司焊接技術內訓師,積極調動團隊成員工作的積極性,在自身鉆研的同時,致力于新人培訓,帶領員工提高技術,解難題,增效益,應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甘榮剛認為。

                     指著工作室里懸掛的《科技攻關三等獎——明弧焊代替手工電弧焊堆焊》獎牌,甘榮剛介紹說,“明弧焊代替手工電弧焊堆焊”技術,就是與團隊的隊員們一起設計、研制出的適合工作實際的焊接方法。即:將明弧焊機頭安裝在埋弧焊機小車上,實行半自動焊接,不僅焊接速度大大得到提高,同時自動焊的堆焊質量也大幅提高。目前,他們已成功地將此技術推廣,應用在耐磨板、篦板、溜槽、磨煤輥等耐磨件的堆焊上。如此一來,過去,只有外委隊伍能承接的“外委焊接項目”,現在我們均能獨立完成,達到了為公司降本增效的目的。

                     甘榮剛說:“其實,電焊是個傳統型的行業,需要師傅的‘傳、幫、帶’。公司也希望自己總結出經驗和技術傳承下去,如今,我也抱著這樣的想法,竭盡所能做好‘傳、幫、帶’。”

                     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當有年輕人或學徒工向他請教電焊技術問題時,甘榮剛總是不厭其煩地指點,即使是核心技術,他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口頭回答不了的,就實際操作演示。在他看來,好學就是件好事情,應該鼓勵年輕同志多問、多想、多動腦,讓一些優秀電焊工成長起來,公司的實力才能壯大。

                     正因如此,僅2014年就為公司130余人次培訓焊工技術知識。許多外單位也慕名而來。去年,為南昌鐵路局培訓員工10人、為南航學院培訓學生3人。在他的帶領下,工作室逐漸成長為一支高素質、精技術的創新團隊。他帶領工作室員工2014年獲得國家專利5項;完成科技攻關4項,為公司創效211.58萬元;小改小革16項,創效77.16萬元。

                     而對于家人,甘榮剛則很少提起,但他內心隱藏著深深的愧疚。家在遠離南昌的鳳凰溝,每周也只能回去看望家人一次,呆上一天,便匆匆趕回上班,忙時更是兩三周才能回去一次。“有時,為了趕工期,連續一兩個月都難得回家。”甘榮剛低著頭若有所思地輕輕說道。是啊,對于這樣的狀況,別說照顧家里,就是回家陪愛人,都需要擠出時間。2013年的一個夜晚,愛人生孩子,因工作需要,他也只在家里呆了三天……

                     在焊花中熔煉“工匠精神”。十余年來,甘榮剛憑借刻苦鉆研,迅速成長為具有頂級技術水平的電焊高級技術師,在方大特鋼普通“藍領”工人中吹響了“集結號”。如今,“藍領”也不再只是默默無聞的“背景板”,而是在生產實踐中爭做“學習型、知識型” 工人,越來越吃香,走上了企業發展建設大舞臺,是當之無愧的主角,是企業自主創新的不竭動力。(周其珍)

              ? 人妻少妇中文字幕乱码,人妻无码AⅤ中文字幕,日本中文字幕亚洲乱码